月树下的狐狸

关于万圣节向辅助组要糖

雾狐子:

主角是黑猫爱糖果√




枇杷糖


“咳咳,早安啊,方鹊!万圣节快乐!”李元芳很自然地踹开冷冷清清的小诊所的门,朝里面的扁鹊打了声招呼“不给糖就捣蛋!”


扁鹊不屑地冷笑一声,做了个请的手势。毕竟这个小诊所破破烂烂的,平时也没什么人来,干脆当李元芳是拆迁大队派来的,说不定还可以捞一笔拆迁补款。


“嗨呀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趣呢,”李元芳气的抖了抖耳朵“你可是我来的第一家啊,想让我空手回去吗?不可能。给两瓶药给我也好啊。”


扁鹊先是一愣,似乎笑了。然后拿出自己的小药箱,把里面的试剂拿出来供李元芳挑选。


“这是什么?”


“春药,要么?”


“不用了谢谢。那是什么?”


“这个?迷魂药,需要吗?”


“我还是个孩子。这个呢?”


“会让人变成傻子的药。你确定要?”


“想给狄大人……呸呸呸!那这个呢?”


“这个是白开水。”


“咳咳!”李元芳气得咳嗽了一下,顺便还抖了下猫耳“你这里怎么一点正常的药都没有啊!糖果也没有嘛?”


“别的孩子都怕我,所以不敢来找我要糖。只有你小子天不怕地不怕来找我要糖。说起来你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个主动跟我打招呼的人。”


“这样啊,”李元芳朝扁鹊一笑“那以后我每天偷懒来找你玩。就这样,我去下一家要糖啦。”


“……”扁鹊起身,把围巾往上提了一些“你等等。”


于是李元芳在小诊所里一等就是三个小时。


“扁鹊???”


“来了来了!给我五分钟!”


于是李元芳又等了半个小时。


“嘿鹊爸爸???”


“来了!”


只见扁鹊拿着一个小盘子,里面装着的是一些糖果。


“久等了。”


“这是什么啊?”李元芳凑过去拿了一颗,仔细观察起来:糖果的最外层是半透明的,里面的一些棕色液体若隐若现。咬下去里面的棕色物体流了出来,没有想象之中的苦,反而甜甜的。


 “这是枇杷熬制成的糖,治疗你的咳嗽。最近天冷,记得多穿几件衣服,也不要吃太多热气的东西,知道没。”


“嗯。”


看来扁鹊也跟这糖一样啊,糖看起来是苦的,却是甜的。明明看起来冷冰冰的,好像谁都不在乎的男人,没想到却是个细心的大暖男。


 


星空棒棒糖


“庄周……?”刚好路过的李元芳拍了下趴在石头上睡觉的庄周“你的鲲好像又被偷了哦?”


半睡半醒的庄周睁开眼睛挥了挥手“我还趴在鲲的背上啦。”


“那我把石头炸看你会不会还在认为你趴在鲲背上?”


“不可能啦,我真的在鲲背上。”


于是耿直的李元芳扔出四个小飞镖打满了四层,石头碎了。庄周的心也碎了。


“韩信这个大辣鸡又偷我的鲲,已经是第三百八十一次了。”


“卧槽这么嚣张?你等等我叫狄仁杰一起打死他。”


“不用”庄周阻止了撸起袖子准备干一架的李元芳“刘邦会传送过来把鲲还给我的。”


话音未落,一只仓鼠球从天而降。出现了!帅气的刘邦(bu)


“抱歉啊子休我家雏儿又给你捣乱了。”刘邦把鲲送还给庄周后转身就想走,但被庄周拉住了。


“没事。”庄周伸手“拿来。”


“啊??又要???”


“你看啊小元芳来了嘛。”


“那好吧。”刘邦欲哭无泪地拿出几个星空糖果“嘤嘤嘤这可是给我家雏儿的啊。”


“我管你???你家韩信就因为我不给糖偷我鲲多少次了???啊?????害得老子睡了一天石头了,你有什么不满吗???恩???”李元芳拦住了撸起袖子想干架的庄周。


庄周做了好几次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递给了李元芳一大袋子的星空棒棒糖。


深藏不露的庄周跟恩爱狗刘邦。恩。真可怕。辅助还是扁鹊爸爸温柔点。


 


白砂糖与松露巧克力


当李元芳看到孙膑手上的一大袋子的白砂糖的内心是崩溃的。


“元芳啊,我们关系不错就赏你三颗吧。”


“放他娘的狗屁。这没尝到味道就融化了吧???”


“好贪心哦你。那六颗?”


“孙膑你要是真的给我这个,我他妈现在就打死你。”


“噗,开玩笑的啦。”孙膑从背后拿出几盒松露巧克力“为了买这个可是花光了这个月的经费啊。”


“卧槽膑爸爸我爱你!!!”


“恩,我也爱我自己。”


“臭不要脸。”


巧克力呢。恋爱的味道。






牛魔&张飞:好生气哦年龄太大不能要糖也没人来找我们要


蔡文姬:剩下那两个!不给糖就捣蛋~捣碎为止~


牛魔&张飞:嘶……

评论

热度(226)

  1. 月树下的狐狸迷雾fox【fo前请看介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