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树下的狐狸

《前兆》第一章 『已修』

        “加油,加油!”“加油啊!”“苏辙铭不能输!”“初三A班加油!”“……”

        帝都体育中心鲜红的跑道上,六位少年不分上下地在狂奔。很显然,这些青年才俊正在进行比赛,引得观众席上的女生几乎都站起来大声呐喊助威。

        迎风奔跑的少年,总是最热血的。

        六人的最前头是苏辙铭。不得不说,这位高挑温柔又白白净净的校草还是很受女孩子们欢迎的,当然具体如何,无从得知。

        很快,这场800米决赛就要到尽头了。

        一堆脑子里满是春花秋月的狂蜂浪蝶在尖叫,六位男生卯足了力气往前冲。倏的,却见一个不到一米六的男生冲到了苏校草的前面。     这时候,狂蜂浪蝶们开始唏嘘了,霎时间整场都是女孩子的讨论声。那个男孩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反而变本加厉了,整整超了苏校草两三米的距离。

        每个人都紧紧盯着他们,似乎要看穿一样。

        苏校草却在众论声中迈出了脚步,那堆狂蜂浪蝶的眼里持续不断地发射着小心心——

        “快看,苏大大要反超了!”“啊啊果然是我男神,无懈可击!”“就知道他最棒了!”“……!”

        但是……她们并没有想到……

        苏辙铭,这个温润如玉的苏校草狠狠地撞向了那个男孩。

        跑道旁是长满青草的足球场,绿油油的颜色轻飘飘地朝向了他。所有人带着不可置信的目光揪心地为男孩默哀。

        “小心!”一只手拉住了他。

        林威臻,就是这个男孩,他本来已经要摔在足球场上了,入眼的便是青青绿草,却不过眨眼间又被拉起来了。此时他还没有缓过来。在那只手的主人扶住他的时候,另外四位男生已经越过了终点。

        裁判微微皱起眉头,在诸多花痴犀利眼神的洗礼下给苏辙铭判了犯规,取消比赛资格。

        此时的尖叫声也稀稀拉拉了,林威臻轻搭着男生的手站起来。风吹起他的短发,露出光洁的额头。

        “谢谢。”他收回了自己的手。

        男生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眼睛眨了一下,林威臻很清楚地看到他棕色眸子中透露出一闪而过的浓郁的黑色。男生也收回自己的手,转身离开了。

        林威臻看向了叽叽喳喳的群众,表示出一点无所谓。回过头,苏辙铭正看着他。他的眼里又不甘,有愤怒,有得意,还有些满足。显现出来的敌意使林威臻十分困惑。

        这还是他们温润如玉的校草吗?林威臻摇摇头。为了名次去犯规的人,终究不是什么好人,以后还是少接触为好。

        他收回目光,跟随着人群去看颁奖了。

        风一如既往地和煦,吹起少年额前的头发。

        帝都体育中心的草场旁依旧是那鲜红色的跑道,一红一绿映衬出的是初三少年们的朝气。但是,这份朝气,终究是被人打破了,从这丝丝缕缕的雾气中,很轻易地瞥见一抹黑色,一挥手,又不见了。

        经过这件事,苏辙铭在帝都一中初中部里的口碑彻底下降,苏校草也在往后几乎没了风声。而林威臻这个名字,却广泛地流传起来,让所有人记住了这个不足一米六的男孩,他不在意的眼神,以及他左眼角下方那个闪闪夺目的泪痣。

《前兆》准备起更。

人物源自同学CP,请勿人肉。

以下为简介。


《前兆》


风海之夕,斯人念今。

你心所向,我心所往。


主受文  LWZ×CXL

可甜可盐 不喜勿喷(禁ky 慢走不送)

2018.08.17开坑,11月中下旬修文起更,学生党时常断更,不会弃坑。了解。


作者敲门号:月树下的狐狸-3316063911

LOFTER ID:theseafox

微博:月树下的狐狸

晋江:《前兆》

(偶尔发周边福利,lof或者围脖公布あ☜)


自取 不定期更新

仙君表情包自取

第二章

这酒性也是烈,待李白醒来已是第二天晚上。

他睁开眼,眼前已经不是昨日的酒馆,而是他的房间。扁鹊站在他的床头,他依旧蒙着面,只不过换了一身行头。他头上永远有一缕白丝,他虽然只有二十九,但早已被世俗洗得沧桑,那缕白发是为他十七岁遇见的一位少年留下的。那个少年当年只有九岁,抱着一只青色的鲲,脸上青涩的笑容永远留在了扁鹊的心里。但那已经是十二年前的事。

扁鹊望着墙上的青萝出神。

“又想起那个少年了吧。”

扁鹊回头,没有否认。

“你若是思念他,那便去找他,何必这么伤神?”

扁鹊蹲下身,从怀里掏出一封信。这封信的纸页发黄,显然是很多年前的了。

“他不在这儿了,你让我怎么找他。”他闭上眼,李白很清楚的看见了他眼角的鱼尾纹。

李白沉默了一会。“对不起,提起你的伤心事。”

那个少年他是认识的,洛阳庄氏的小少爷,出生便是青色头发,只不过英年早逝。唉。

“不提这个了,”扁鹊小心翼翼地收好信,站起身,“你也二十一了,总不能这么无所事事的活着。今天和我去太医院找份事做吧。”

“好。”

 

“我毕竟是太医院院长,你做的事我必须负责,你才刚来,先去熟悉一下场所吧,我去看看还缺什么职。”扁鹊交给李白一个令牌,“有这个你可以随意走动。”

“好,谢谢。”

李白收起令牌,走进了太医院。

 

啊啊…初中作业特么多。。

实际上我偷偷更的略略略~~

第一章

李白初到长安,身无分文。但是好在太医院的扁鹊在三年前光顾了他家桃花林,与他结为好友,今日在长安也着实为他好生购买了一套城北的小院子。

自是好友,扁鹊也知李白喜欢桃花,这不大的院子里仅有的一棵树便是桃花树。刚住进院子的时候,桃花树还是棵树苗,十年之后,这树早已出了这院子的墙,跑到外头去了。

李白就在这长安待了十年,从十七八岁染上了酒瘾,成天就着朝廷救济的几两银子跑到外头喝酒。

这耍耍酒疯倒是会的,但是有时候严重起来……

韩信就是在捉拿酒徒是的时候看见他的。

还是曾经那个小小的少年,嘴角叼着的草还是没有变,但是增加了些痞子气。

身旁的官兵正打算捉拿他,韩信摆摆手。“你们都下去吧。”

官兵们一愣,但将军的话不敢不从。酒馆里只剩下他和李白两个人。

空旷的清静让李白有些不适应。他也安静下来了。

韩信走上前,勾起李白的下巴。他的眼睛似乎更狭长了,醉酒后眼角淡淡的粉色。

“你可还记得我?”

李白抬头,入眼一张人神共愤的脸。

“是你啊……”

“不错,是我。”

嗯,他还是十年前一样好看。

“大哥哥。”

“嗯?”

“带……带我回家……”

顺着李白所说,韩信连拖带拽终于来到了李白的家门口。

打开门就看到扁鹊一脸黑线的看着眼前这两个拉拉扯扯的男人。

“你们这是……”

“无碍。”韩信指了指手上扯着的一坨不明物体,“这是你家的吧,赶快拿走。”

“……”

这章其实比较和谐的呢

楔子

在李白还没有离开建康的时候,韩信已经名扬长安,做了当朝大将军。

说起两人的初见,还真是巧,李白刚好在去长安的路上遇到一老头儿碰瓷。这碰瓷的老头,是当朝太子太傅他爹老夫子,太傅一时间忘记给他点盘缠出门逛逛,老夫子一急,这没盘缠可不行啊!于是出门碰瓷了。

韩信就站在不远的石桥边,那里的桃花开得旺盛,这一带都是李白他老祖宗给种下的。一到花季,文人武客都会到此观赏。

毕竟李白还没出过城,在和和平平的建康可不会发生碰瓷这种事情。韩信就在不远处看着这个棕头发嘴里叼着一根草却没有半点痞子样的小毛孩被急得团团转却拿不出半个铜钱,忍不住笑了。

看起来笑声蛮大的,这一疏忽李白就看见了。

“喂,你笑什么呢!”李白看着这个红头发笑得如此猖狂,忍不住吼了一句。

韩信咳两声,“啊没事没事,我就是看这老头可爱笑几下。”

这理由可不算给力。李白显然不信,但毕竟只有十一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哎哟我的妈呀……”李白不认识韩信可是正常的,但老夫子怎么可能不认识。

完了要是被抓包就惨了,韩信这小子可不是得过且过的茬。

老夫子搓搓手。

“唉年轻人,我也不用你赔了啊,我这老骨头摔两把可没什么问题,那个那个我先走一步。”

李白看那老夫子浑身清爽嘿咻两下子就跑了的样子,哪里像个受伤的。

韩信走过来,“以后啊,就不要理会这种人了,这个叫‘碰瓷’,坑钱的懂吗?”

“哦……”

韩信伸手揉了揉李白的头发,嘴里噙着一抹浅笑。

他没有束发,火红的头发飞扬在桃花雨里。他的正前方,有一个还未到他下巴的小男孩,静静看着他。

那一年,他十五岁,李白十一岁。

 

 

月树下的狐狸  这里信白的初夜..........

嗯.....有点反了